当前位置:亚洲城官网手机版 > 人文博文 >

圆桌访谈:以色列研究型大学校长们眼中的双一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以色列研究型大学校长眼中的双重和一流圆桌会议 - News - Science Net

  莫纳汉·本森(Monahan Benson)是犹太历史学家,以及议会宪法,法律和司法委员会主席。 2009年,他当选为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第十三任校长。在他任职期间,希伯来大学高居国际学术排行榜榜首,不仅培育了捷克国家安全软件技术公司,移动眼动汽车自动驾驶技术公司等世界跨国公司,而且还出现了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奥地利人,一位国际知名的学者,如“人文简史”一书的作者Heraeus。

  \\ u0026

  建立世界一流大学需要关注学术研究的自主性。

  \\ u0026

  Joseph Kraft是物理学博士和美国物理学会会员。他被授予洪堡奖,罗斯柴尔德化学奖和以色列化学学会奖。从2002年到2009年,他担任以色列科学基金会(ISF)学术委员会主席,现任以色列大学校长理事会主席。自2009年以来,他连续两次当选特拉维夫大学校长。

  \\ u0026

  \\ u0026

  没有深入的基础研究,就没有创新和突破性的发现。

  \\ u0026

  Peretslavi是一位医学教授和生物心理学家。他在佛罗里达大学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接受了睡眠研究和睡眠医学教育。他是哈佛大学的客座教授。 1975年加入以色列理工学院医学院,成立了睡眠研究实验室和睡眠医学中心,并于2009年当选为以色列理工学院院长,2013年再次当选。他是5家公司的创始人和共同创始人,制造睡眠医学和心脏病学医疗设备。

  \\ u0026

  创新是必须培育的品质。

  \\ u0026

  罗恩·罗宾(Ron Robin),历史学家,1986年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美国历史博士学位。2006年加入纽约大学,除担任副教务长外,还兼任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和上海两所国际学区校长。 2017年海法大学校长。

  \\ u0026

  \\ u0026

  卓越本身不是一个目标,而是一个旅程。

  \\ u0026

  Daniel Zaifuman是一名博士。在原子物理学方面,曾于2006年当选威维曼学院10院长。在其任职期间,为维兹曼研究所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大量资金,包括会议中心,技术服务,生化研究大楼,临床设施,国家个体化医学中心,癌症研究中心以及一个新的智能和先进材料中心。作为以色列唯一的国家科学院,魏奇曼研究所已经成为吸引数以万计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博士后和学生的国际科学中心。

  \\ u0026

  主持人:中国驻以色列教育处副处长姜艳东

  \\ u0026

  \\ 嘉宾: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校长Menahem Ben-Sasson

  \\ u0026

  特拉维夫大学校长约瑟夫·克里斯汀(Joseph Klafter)

  \\ u0026

  以色列理工学院院长佩雷兹·拉维(Peretz Lavie)

  \\ u0026

  魏茨曼研究院院长丹尼尔·扎弗曼(Daniel Zajfman)

  \\ u0026

  海法大学校长罗恩·罗宾(Ron Robin)

  \\ u0026

  以色列有63所高校,其中有7所研究型大学承担以色列所有的基础研究,拥有80%以上的国家应用技术专利,研究型大学不仅承担了国防,民众等重大科研任务民生,而且直接参与建立科技兴国和经济发展的国家。以色列的十二位研究型大学教授获得诺贝尔奖,四位获得Filitz和Turing奖。世界着名的以色列无人机,生物技术,水处理技术,捷克(Point Point)安全软件技术公司,移动眼(Mobileye)汽车自动驾驶技术公司等跨国公司,李博士等知名学者都是来自这些大学,这些大学毕业生也创办了以色列80%以上的新创企业,最近作者访问了以色列的五所研究型大学,蒙娜汉·贝纳松等五位校长就中国高等教育双层建设,创新人才培养和科研合作等主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 u0026

  建筑应该为主人服务

  \\ u0026

  主持人:中国高等教育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正在努力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近年来您如何评价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

  \\ u0026

  Monahan Ben Ssong:中国高等教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近年来,中国加大对高等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强在全球学术研究中的竞争力。在中国政府的改革和支持下,中国高等教育取得了显着的成就。我们不断见证中国高校和科研院所在全球的高速排名以及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研究人员不断增长的成果。

  \\ u0026

  毫无疑问,中国政府这一新的深远的重要政策将继续推动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创新创业的快速发展。

  \\ u0026

  中国领先的中国教授和研究人员通过“千人计划”等措施在世界范围内招收科学工作,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半个世纪以前人才流失的完美解决方案,以色列五年前也实施了类似计划,但并不像中国那样富有成效,由于多年来投资没有显着增加,以色列办学质量受到很大影响,世界排名下降,这种权证我们的警惕,我们需要向中国学习。

  \\ u0026

  由于中国政府和教育部的政策和领导的稳步发展,我们不断见证中国高等教育的巨大发展和进步,中国几乎所有的大学都不断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人才资源能力不断提高,并多次要求以色列政府部门向中国学习,转变高等教育投入方式,更好地促进以色列高等教育的发展。

  \\ u0026

  Daniel Zaifuman:我多次访问中国,听取并观察了中国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方面取得的新成就。这个措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些一流的大学如果成功了,就能把整个中国的高等教育体系向上推进,从而集体地走向卓越。但是,我们也必须清楚,卓越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个旅程。我们必须认真选择新的目标,加强设计和规划。科学发现和创新是在人脑中进行的。因此,基础设施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但基础设施必须更好地为科学家服务,而不是相反。

  \\ u0026

  Monahan Ben Ssong:在我们学校里,教授的办公室非常小,例如,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阿曼和“人文简史”的作者Heraeus最多有5平方米的办公空间由于办公设备老化,甚至没有安装空调,而我们的图书馆,实验室等都非常方便,随时可以使用,同时营造了学术自治的氛围,赫拉利教授说,他喜欢在希伯来大学教书,因为他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研究,并与学生自由交流。

  \\ u0026

  罗恩·罗宾:中国政府在高等教育和研究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在我担任上海纽约大学校长和现任海法大学校长期间,我看到中国政府大力投资于高等教育和科学研究。中国认识到科学的突破是人类美好未来的关键。海法大学是这一重大合作的一部分,我为此感到自豪。几个月前,我们与杭州娃哈哈集团和CASIA签署协议,成立三个联合人工智能技术中心。我们还与华东师范大学开展了为期两年的跨学科研究和技术转移中心建设项目。

  \\ u0026

  佩雷茨拉维:我对中国科技和高等教育的发展感到非常兴奋。中国正在经历一场高等教育的重大革命,这对于访问中国大学的外国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中国在大学的投入取得了显着的成绩,例如中国高校发表的科学论文质量有了很大的提高,显然中国的高等教育和科学发展迅速。

  \\ u0026

  创造力没有学到

  \\ u0026

  主持人:以色列的高等教育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作为以色列大学的领导者,你们眼中的世界级高等教育是什么?应该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

  \\ u0026

  Daniel Zaifuman:一流大学应该培养创新人才来应对未来。我相信大学可以互相学习,互相学习,因为每个高等教育体系(中国和以色列)都有其优点和缺点。以色列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的优势在于独立性强。大学负责培养明天的学者,面对今后不存在的未来的问题,以更灵活灵活的方式接受教育,重点是基础研究,加强高校与科研的交流是加强国家联系的好方法,建议我们两国都要进一步加大对双边科研和教学的投入,让双方最好的科学家加强合作,把钱花在最好的人才上,而不是放在特定的领域研究。

  \\ u0026

  罗恩·罗宾:创造力是没有学到的。以色列高等教育的特点是培养创新型人才。由于生存环境的独特条件,以色列人是富有创造性的,而不只是从别人那里学习创新。文化与环境是发展创新思维的两大核心价值观,因此创造力并不具备培育的神奇功法。但毫无疑问,创新是必须培育的品质。

  \\ u0026

  约瑟夫·卡夫(Joseph Kraft):顶尖大学应该给研究人员更多的自主权一般来说,以色列大学都遵循欧洲模式。例如,大学校长和学术校长都是由教授和师生组成的理事会选举产生的。大学教师和研究人员有稳定的工作合同和充足的研究时间。各级人民政府主管部门只有对教授的教学和科研活动进行评估的权利,不得从高处往下看。即使最初听起来不可能,创新也必须自由地质疑以前做过的研究并提出新的思维模式。在我看来,以色列在高等教育发展中的经验可以为中国建设一个双层次的教育提供一个重要的启示,那就是重视学术研究的自主性,这种自主性需要一个宽容而多元的校园文化,不同的文化和习俗。

  \\ u0026

  Peretslavi:大学也吸引顶尖的学者和科学家。工资,住房和一些物质处理是重要的,但真正优秀的科学家不只是看重他们。他们更重视稳定的工作合同。教学和科研不用担心。因此,以色列大学并没有进行年终评估和逐步淘汰。相反,它严格控制通关的推行,试用讲师只需要五年的试用期。其他人员在离开学校之前通常是退休的。例如,准晶发现者,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丹圣坦教授,在以色列理工学院获得IIT八年,八年甚至一个论文之前都没有公布,但我们仍然把他当作教授。其次是大学里有文化鼓励培养人才,支持创新。前年,我多次到美国去说服哈佛大学的生物化学教授在以色列工作。我们的学校在任何方面都与哈佛大不相同,但现在这位教授工作得很好。一个自主和宽松的学术氛围是最重要的因素。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并正在为此努力。

  \\ u0026

  学科整合和社会服务

  \\ u0026

  主持人:关于中国高等教育双层建设的具体建议是什么?

  \\ u0026

  佩雷茨拉维:中国的研究人员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多,比如出版研究论文,中国也很快赶上了美国。但是我认为,中国要加强科研的质量和科学的智慧。为了提高创新和研究的质量,中国的大学必须调整研究结构,让科学家决定自己的研究议程而不是自己的研究议程。以色列的大学和理工学院一直努力保持对基础研究和应用技术之间平衡的谨慎态度,一旦政策制定者鼓励自上而下的研究,科学家们面临压力只能应用研究的压力,但总的来说没有深入的基础研究就没有创新性的突破性发现,突出的研究一定是好奇的。

  \\ u0026

  Monahan Ben Ssong:一流的大学肯定需要引进人才。中国大学近年来吸引全球人才的方式是正确的。中国有近3000所大学,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成为世界一流大学。世界荣誉与大学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优秀的教师和研究人员自然而然选择了更好的大学。中国的大城市和东部和南部的经济繁荣的大学,比西安和兰州的大学有着巨大的优势,大学在困难地区招人才不容易,而且容易失败,希伯来大学的教授和研究人员是有权享受六年的带薪学术假,为期六年,他们将赴欧洲和美国学习,并将帮助第三世界国家,因此,我认为中国可以制定一项政策,让正规的大学人员在大学在困难的西部地区,而不是经理人,而是实际的教学和研究;或者,名牌大学的教师可以与困难地区的大学教师合作进行教学和研究。

  \\ u0026

  约瑟夫·克拉夫特: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必须遵循三个要素,特拉维夫大学在创建世界前100大创新大学的过程中,主要是要做到这三点。

  \\ u0026

  首先是跨学科研究。研究型大学需要突出科学研究,但是在这么多复杂的世界里,没有一门科学可以提供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以交通拥挤和城市污染为例。如果我们希望未来的城市明智,宜居,可持续和有利可图,我们需要城市规划者与数据科学家,公共政策专家,水和能源工程师,交通专家,网络研究人员,大气科学家等合作。特拉维夫大学近年来创建了一系列稳定的组织框架,如跨学科的跨学科中心,研究机构和计划。其中,几年前与清华大学成功合作的纳米技术与科技中心,在工程,化学,生物等跨学科项目上取得了初步成效。

  \\ u0026

  二是社会服务,尤其是扩大大学活动范围,服务地方社区,与企业和政府部门建立积极的伙伴关系。例如,特拉维夫大学工程学院建立了一个工业联盟计划,与数十家大型跨国公司和以色列公司开展技术合作。这些公司委托大学进行研究,给我们提供实验室设备,资金和奖学金,邀请我们的学生做实习生,然后聘请我们的毕业生。与业界密切合作的好处是巨大的。这些公司不仅与项目研究人员和学生密切合作,而且还使大学随时了解公司的发展趋势和需求,使大学与新兴研究领域保持同步,同时特拉维夫大学与外部合作伙伴的合作不限于商业利益。我们还与以色列的教育部密切合作,改善中小学教育课程,引进新的更好的教学方法,改进学习障碍儿童的干预方案。我们与以色列卫生部合作,推出旨在改善贫困社区以色列公民饮食习惯的社交媒体计划。我们还与以色列国防部就安保和安全相关项目进行合作。

  \\ u0026

  第三,全球合作,特别是与中国的合作。特拉维夫大学与世界各地的着名教育和研究机构建立了广泛的合作关系,开展联合研究和其他类型的合作。我们认为学校可以从合作中获益更多,而不是从竞争中受益。污染,粮食安全,移民,网络安全和疾病预防和控制的普遍性是任何国家都无法解决的。特拉维夫大学校园现在已经有60多个国家,包括中国学生,我们期待更多的国际学生学习。

  \\ u0026

  Monahan Ben Sasson:技术转移公司向所有研究型大学开放以色列。例如,希伯来大学的技术转让公司负责我们教师和研究人员的专利保护,转让,融资和孵化。从学校到工业在各个方面。技术转让公司是大学独资企业,校长直接负责,但全面引入市场机制。一旦技术成功转让,大学,专利教师和公司分为4:4:2。做好技术转让是企业最直接的服务方式。

  \\ u0026

  更多合作取得更高成就

  \\ u0026

  主持人:您对未来两国高等教育合作有什么期望和建议?

  \\ u0026

  佩雷茨拉韦:中国和以色列可以建立一个联合教研基金,培养高层次的人才。以色列与中国大学的合作关系逐年增加。中国留学生,来以色列留学的博士后和参加联合研究的两国科学家越来越多。为进一步加强这些关系,我建议设立中以合作研究专项资金,支持类似“以色列 - 以色列 - 美国 - 以色列”(GIF)的联合研究项目。

  \\ u0026

  罗恩·罗宾:近年来,中以关系在政治,经济,高等教育方面日益密切。我们相信这一趋势将持续下去,双方都将受益。 30年来,中国学者每年都到我们的进化研究所去研究。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来到海法大学的其他领域,如神经生物学和海洋科学等。这些研究人员对中国做出了特殊的贡献。我们与中国企业的合作重点在于人类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受益的应用研究。

  \\ u0026

  本·撒松:我认为,创新和创业是两国高等教育合作的起点。自1925年成立以来,希伯来大学一直致力于在教学和研究领域推动创新和创业精益求精。因此,我很高兴看到中国高等教育体系也有类似的趋势,因为这样的共同价值观在两国建立密切合作关系的过程中是一种宝贵的财富。这种关系将继续促进相互学习和共同发展。我期待着能够共同前进,为打造更少的人类战争和更多的合作取得更高的成就搭建一个平台,我感到乐观。

  \\ u0026

关键词: 人文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