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亚洲城官网手机版 > 人文博文 >

植物园:给植物打造一座“诺亚方舟”—新闻—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植物园:种植“诺亚方舟” - 新闻 - 科学网

  当今植物园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收集和展示活的植物和标本,并通过迁地保护和繁殖保护资源和植物,正因为如此,植物园被称为诺亚方舟菌群。

  记者胡敏琦

  今年10月,中国科学院五大核心植物园之一的秦岭国家植物园总规划面积639平方公里,在秦岭北麓正式开放。它不仅是中国,也是世界上植物园规模最大的最大的植物园。其外观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事实上,随着生态文明的重要性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植物园也比以往更加有趣。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国,每年有1至5个或更多的植物园在建。但作为植物保护和环境教育的重要场所,植物园是否真正履行其使命,必须通过长期积累的时间,经验和技术来检验。开放一个植物园的花园,只是舞台的开始。

  欢迎来到20年的公园

  秦岭国家植物园曾任沉毛老中医心脏病专家,1998年起至今担任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陕西省科学院副院长。他开始酿造并建议建设秦岭植物园。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有关专家经过十多次现场考察和示范,终于得到了陕西省人民政府的批准。

  秦岭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为突出的代表性地区之一。它是南北地理与气候的分界线,也是中国极其重要的生态屏障。但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植被破坏非常严重。特别是在保护区以外的地区,出现了砍伐森林,乱采和疏浚等诸多现象。环境相当脆弱。

  从秦岭国家植物园目前的规划范围来看,它包括海拔480-3000米的平面,山丘,山脉等完整的三维生态系统,同时涵盖25个河流系统。如今,公众可以在植物园保护区看到河流两岸的丛林。事实上,2000年以后,植物园的规划者们开始了当地人的种植,逐一种植。只是这样的植被恢复持续了十几年。

  当时,沉也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说服当地政府关闭植物园的五座水电站。他告诉“中国科学”记者,后两者已经关闭,其余三人将在未来退出。

  国家植物园如此大面积的建设是一项巨大的投资,涉及范围广泛的系统工程。沉毛还记得,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有各种各样的会议可以嘲笑他,植物园。

  2006年,陕西省政府,国家林业局,中科院和西安市政府共同作出建设和施工决定,秦岭国家植物园的建设计划真正取得了突破。 2007年,该项目正式开工建设。

  尽管如此,资金一直是在欠发达地区建设的最突出的问题。那一年,为了解决土地流转问题,沉毛千方百计。最后,通过固定分红和利润分享的举措,我们从老百姓那里租了一块地。

  2014年,沉先生退休了。直到今年秦岭植物园开业,他等了近20年。

  目前,秦岭国家植物园生物原生境保护区面积575.31平方公里,主要是原生境保存,现有种类超过1380种。迁地保护区内的物种保存主要以试验苗圃和特种园为主,目前已收集到1500多种物种。一河一期完成两河三期四期十六座18号公园建设。

  不过,沉茂才还表示,植物园一期工程的任务是完善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主要收集物种资源。大部分特殊类型的公园只能满足开园的基本需要。这只是一个植物园的开始。

  大部分是半成品

  植物园的开放并不意味着它正式建成,它看起来像一个植物园,事实上,它可能只是一个植物园的原型。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院长,国际植物园协会会员,植物园自然保护联盟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向中国科学院介绍了该报告。与普通大众的看法不同,物种保护不是植物园的动机,相反,早期植物园的建立充满了植物的功利主义。

  从建厂初期开始,大多数植物园就是从种植园开始,主要是经济植物,药用植物或稀有植物的引进和栽培。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1876年,英国邱园皇家植物园将亚马孙流域的橡胶树种子带到了新加坡植物园,后者开发了一些技术,然后在东南亚的一些殖民地种植和南亚一个企图最终影响了世界的工业化模式。影响世界经济发展的植物,如茶叶,可可,橡胶和烟草等,首先在植物园引进并进行科学研究。

  直到20世纪70年代,生物多样性的迅速消失才引起科学家的关注,植物园特别重视植物保护。它必须收集活的植物和管理这些植物的档案,以便它们可以用于科学研究,保护,展示和教育。

  今天的植物园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收集和展示活的植物和标本,并通过迁地保护和繁殖来保护它们,特别是那些珍稀濒危的植物园,正因为如此,植物园被称为诺亚植物的方舟。

  目前,植物园内收藏的国际植物园有3.5万种植物,美国密苏里植物园有3万种植物,纽约植物园有25,000种植物。达到了250年和100年的规模。又如中国的两百万种华南植物园和西双版纳植物园的植物园,也已经存在半个多世纪了。

  任海解释说,这是因为引进植物园,迁地保存,种质资源管理有着非常复杂严谨的科学规律,必须经历漫长的过程。

  举个简单的例子,植物园里的任何植物,种子甚至组织培养器官都必须有明确的来源,明确的身份和详细的出生证明,包括收集地点,收集时间,时间自然,收藏家等等。他说,这就意味着一个真正的植物园需要有一个健全的信息录入管理系统,记录和观察积累的时间越长,科学研究的价值就越高。

  对于植物园而言,引进品种只是第一步,而且还需要培育,繁殖,帮助他们生存,才是有效的保障。但是很多时候,它们来自不同的栖息地和壁龛。如果要在园林环境中正常生长发育,后代繁殖并不容易。

  例如,世界上最小的和最稀有的睡莲之一卢旺达在野外几乎灭绝,其中一些最后的样本被带到了邱园。但是,他们的种子会萌芽,幼苗永远不会生存。即使是最有经验的濒临灭绝的植物救助专家也一直无法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这意味着该物种可能会永远消失。最后,科学家以惊人的方式将睡莲从水中移到盆地,奇迹般地生存下来。

  利用物种资源,可以对这些植物进行科学研究。植物园涉及生物技术,气候变化,保护生物学,遗传学,生态学,园艺学,分子遗传学,植物育种,育种生物学,分类学,生物多样性保护等等的研究。科研成果包括论文,报告,出版物,期刊和数据库。他认为,缺乏科学依据的植物园是没有灵魂的。目前,世界上许多着名的植物园不仅拥有强大的科研队伍和实力,而且在科学研究上有独到之处,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特色。

  另外他还提到植物园与社会最重要的联系就是科普。植物园必须通过环境教育,帮助公众了解科学,培养环境意识,从而影响他们的行为。这就要求植物园必须有规划和实施环境教育的职能部门,并有一支专门从事教育的团队。要有计划,有步骤地组织开展各种科普活动,推出各种科普产品,加强科普设施建设。

  任海认为,如果从这个角度来定义植物园,或者使用这些标准来衡量一个植物园,那么许多现有的植物园仍然只是一个半成品。

  使命和愿景

  从经典综合植物园的功能定位可以看出,它与一般城市公园,森林公园,自然风景区明显不同。植物的收集,引进,驯化,保护,科学研究,推广应用,科学普及,是不能少的。

  对于一个植物园而言,大部分时间它应该用来实现并不断扩大这些功能,实际上这是完全无止境的。

  但是,也许很难认识到植物园是否可以在运作的初期就做好履行这些责任的工作。

  从构建植物园景观的简单过程来看,建立定位目标和规划设计是最耗时且成本最关键的内容。任海指出,科学合理的规划是植物园建设的基础和基础。这是一个植物园的创造者,需要做很多工作才能完成,但目前这些初始投资并不总是可以容忍的。因此,建造植物园时最容易的部分。

  大小植物园的建设必须明确自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在这个时间和空间里,为什么要建造一座植物园呢?寻找植物园的使命和愿景的过程也是未来塑造自己独特形象的开始。

  例如,2006年中国科学院京东板南植物园新建了亚热带植物园的布局,这是在季风常绿阔叶林与半湿润常绿阔叶林交织的地带,也是季风林到季风常绿阔叶林过渡地带。由于植物特殊的地理位置,国王植物园的定位是针对中国的亚热带植物区系,坚持物种保护,科学利用与科普旅游相结合,成为一个明显的植物园区域特点和国内外的一些影响。

  之后,需要详细阐述一个详细的可行性研究来解释对植物园的需求。具体操作的关键部分是多学科的现场评估。

  尽管京东亚热带植物园由于经济欠发达地区也面临资金问题,现任中国科学院版纳植物园高级工程师,景东植物园副主任的胡建祥说,新园区“可行性研究等,准备工作仍在不惜一切代价完成,目前园区已根据各种规划和建设要求,完成了选址,总体规划和一期建设性详细规划。过程已经过去了十年。

  在具体的施工方案中,不仅涉及到基本的规模和功能区域,而且最重要的是收集何种植物种质资源及其如何展示(即景观的创造)。

  胡建祥认为,植物的收集和多样性不应该从一开始就关注科学教育,而是要求高审美追求,自然而然地与艺术结合。同时要体现植物园特色的地理特征。这就要求在实地调查阶段,除了核心地理层面外,还需要进行历史文化研究,使景观不仅是自然的,而且是历史,文化和社会的象征。这可能是许多植物园缺乏的地方。

  另外,人才战略的引进,管理体制的发展,可持续经营方案的设计等都是纳入建设规划的内容。

  不是一夜之间

  2000年以来,国务院和建设部多次要求部分文件和通知,加快植物园建设步伐。特别是今天,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已经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植物园也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然而,与此同时,任海也表示担心,一些地方的植物园只是满足上级的要求,只是从当年的城市公园改变了自己的身份。

  每当我们不能忘记建立一个真正的植物园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科学合理的循序渐进的发展计划,并通过长期积累的时间,经验和技术。即使在植物园建设历史悠久的发达国家,其生存与发展仍面临诸多问题。

  任海近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世界上最大的植物保护国际组织 - 国际植物保护联盟已经对如何定义一个成功的植物园和调查全世界116个植物园给予了极大的关注。

  首先,只有78%的植物园制定了发展战略规划,其中只有60%具有实施的具体目标和具体目标。

  在植物园,核心功能植物的收集和保护方面,发达国家植物园在物种登记管理监测方面做得不错,不到50%到60%,而其他地区只有20%左右。尽管一些植物园被宣称拥有大量的保存物种,但大多数物种资源没有得到有效管理,甚至物种登记。任海说。

  在科普教育中,60%的植物园所做的工作具有普遍性和象征性,不到40%能够真正达到让公众理解科学的目的。

  科学领域的研究成果更令人沮丧。只有约10%的植物园有过真正有影响力的科学成就,31%的植物园有自己的刊物和期刊。任海表示,目前华南植物园每年发表的SCI论文数量在世界植物园名列前茅,但对植物园保护植物种类的确切组合却没有太多的研究。

  国际植物保护联盟的研究反映出,世界上大多数植物园都没有能够有效和有效地执行保护植物多样性和改善自然环境的使命,使公众能够认识到植物多样性及其所采取的威胁和行动。那么对于还在建设中的国内植物园,时间可能是最微不足道的。

  “中国科技报”(2017年11月17日第一版)

关键词: 人文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