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亚洲城官网手机版 > 社会科学 >

破解“垃圾围城”,除了分类别无出路—新闻—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解决“垃圾围城”,除了没有出路的分类 - 新闻 - 科学网

  \\ u0026浙江宁波国际会展中心的环卫工人将危险废物,其他垃圾,可回收和厨余垃圾的卡通娃娃穿在身上进行垃圾分类。胡学军合影photo / Visual China

  \\ u0026

  河北秦皇岛港区航运社区工作者指导儿童垃圾分类。曹建雄合影/ Visual China

  安徽省合肥市居民正在尝试使用智能垃圾分拣设备。葛清照照片照片/视觉中国

  \\ u0026

  [垃圾分类,确切难度]

  \\ u0026

  生活垃圾总量不断增加。

  \\ u0026

  垃圾回收系统不完善,垃圾处理技术低,垃圾处理厂建设不合理许多城市都面临垃圾包围城市的困境。

  \\ u0026

  有关资料显示,中国垃圾年均增长率明显,但垃圾处理能力跟不上。

  \\ u0026

  全国40%的垃圾没有集中处理,北京的垃圾将在未来的四到五年内被埋没,一些上海的垃圾填埋场已经成为居民区的附近,随着垃圾围城的困境中国式的垃圾处理方式到底是哪里呢?

  \\ u0026

  焚烧费用不断下降,权力分类减少

  \\ u0026

  近年来,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费用不断下降,许多垃圾焚烧被认为是快速解决垃圾围困的曙光。但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宋国军教授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利用经济模型来评估垃圾焚烧的社会成本,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 u0026

  宋国军等通过对北京三座焚化炉和八座焚烧炉的排放数据进行分析,得出焚烧价格不便,各类燃料焚烧模糊了焚烧的真实成本;焚烧费用误导公众,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垃圾分类的权力。

  \\ u0026

  根据“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06 - 2015年)的数据,从2005年到2014年,北京城市生活垃圾年产量从454.6万吨增加到733.3万吨,年燃烧率为7.4万吨增加到156.1万吨,2014年生活垃圾焚烧率达到21.4%,交通和焚烧量同步增加。

  \\ u0026

  目前的电价补贴和废弃物处理补贴减少了垃圾处理费用,误导了公众对垃圾焚烧的成本。他们错误地认为垃圾焚烧是资源回收利用项目,焚烧成本低。宋国军指出。为此,工作组仔细研究了一个帐户:根据每烧一吨生活垃圾,垃圾焚烧厂计算,社会成本1088.49元(考虑航运环节,成本2253元)。其中焚烧费补贴324.5元(其中焚烧厂处理费163元,额外支出电费59.56元,底灰补贴42.6元,税收优惠32元,建设成本20元,土地成本4.9元,渗滤液处理费0.4元)补贴等项目补贴)。

  \\ u0026

  而北京居民生活垃圾处理费为每吨40元至80元,远低于此成本,不符合污染者自付原则。宋国军指出,通过揭示全社会垃圾焚烧的成本,希望我们能够参考理性的决策,促进城市生活垃圾管理方法的选择。

  \\ u0026

  来源分类,将大大降低社会管理成本

  \\ u0026

  由于垃圾焚烧会造成多重浪费,我们如何能够显着,全面地降低垃圾管理的社会成本?宋国俊等人经调查后作出的回答是资源回收后焚烧或填埋的源头分类。

  \\ u0026

  会计小组发现:由于收运来源,分类来源,焚烧成本较低,健康风险较低,资源回收率提高,废物管理,社会成本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如果每人每天的垃圾运输量从0.949千克下降到0.287千克,到2020年,三座焚烧厂和77.76%的人口可以充分焚烧北京人口的82.4%的焚烧能力总人口为2300万)生活垃圾全部焚烧,任务组有一些进一步的说明。

  \\ u0026

  由于权力下放,投入不足,制度不完善,我国尚未探索有效的资源分类和资源回收体系模式。到目前为止,垃圾焚烧的社会成本很高,垃圾分类回收的必要性在很多地方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在宋国军看来,推进垃圾减量化,分类源头的不懈努力,是解决垃圾问题的真正途径。

  \\ u0026

  早在2015年5月,“中国城市生活垃圾管理评估报告”,宋国军等人建议只制定城市生活垃圾源头分类和信息公开的法律,并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对象分类与交付方式,奖励办法处罚等内容,以保障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的有效实施。

  \\ u0026

  卫生和卫生填埋场和焚烧厂执行水和空气排放的许可证制度的实施是工作队提出的另一个建议,通过记录,核实和监测非法排放成本来提高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厂的能力,以促进其连续排放标准,进而迫使源头分类和减少。

  \\ u0026

  很显然,信息公开和排污许可制度,或者“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的修订,都是为了确保垃圾的源头分类和减少,法律的权威。很明显,通过将家庭垃圾管理网关推进到源头上对家庭和办公室进行分类,可以减少和回收资源,最终降低无害化处理成本。宋国军说。

  \\ u0026

  前端类别必须与后端插座匹配

  \\ u0026

  2000年,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8个城市成为中国第一批国内垃圾收集和试点城市,已经实施了十多年。但结果并不理想。在一些地方,这几乎成了一纸空文。有的地方虽然出台了各种措施来指导废物的分类,但收效甚微;还有一些宣传的地方大于实际效果

  \\ u0026

  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主席肖家宝认为,虽然国家级垃圾分类始于2000年,但各地并没有取得很大进展。然而,在了解家庭垃圾处理的路径方面还存在一些分歧。也就是说,与契约主义者不同。技术学院认为,技术可以解决所有的垃圾问题,垃圾没有分类,都可以用来处理资源技术;合同学校认为合同是规则的,应该用各种严格的监管要求来解决城市的垃圾分类。

  \\ u0026

  对此,肖家宝指出,尽管垃圾未来技术上可能未被归类,但现阶段仍需要干预,因此应采取强制性措施,应采取推荐措施,必须加以区分。

  \\ u0026

  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环境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李海英看来,中国的国内生活垃圾收运系统与国外有所不同,有其自身的特点和复杂性:一是共存废物回收和卫生系统,大量的可回收部分实际上已进入废物回收系统;其次,中国的环境卫生收集网络是开放和便利的,为居民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垃圾。垃圾桶随处可见,理论上可能会抛出什么垃圾,限于什么垃圾不能进入,实际的操作难度;而在很多国家,垃圾不能随处可见,如果居民不经常派人,按照垃圾分类的要求,垃圾可能会被拒绝,垃圾也会受到惩罚。

  \\ u0026

  针对我国垃圾分类的现实,李海英指出,前端分类必须与后端出口相匹配。如果后端设施不承担,前端分类的意义不大。比如说,垃圾分类区的很多都是电池指出的,但是后端没有承担处理系统。对此,环保部门的意见是:由于来源太分散,收集难度极大,容量不足,所以一些有毒有害废弃物由家庭采取免检制度。只有解决危险废物后端处理的问题,将危险废物处置分离到哪里,问题都可以解决。

  \\ u0026

  据李海英估计,由于商品价格持续下跌,更多的低值可回收物品将进入垃圾体系,垃圾分类也可能需要相应调整,因此垃圾分类远远不够。

  \\ u0026

  垃圾分类不等于减量,即使分类再次到位,仍然会有垃圾需要处理。因此,治理设施的建设是一个刚性需求。认识到治疗设施的必要性和不可替代性是非常重要的。李海英强调说。 (记者张磊)

  \\ u0026

  \\ u0026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