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亚洲城官网手机版 > 社会科学 >

科普原创之路不易:让教材成为最好的科普书—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科学原创的方法不容易:让教科书成为最好的科学书籍 - 新闻 - 科学网络

  一步一个脚印,让科学知识和科学教育默默滋润事情,做这些并不容易,让中国科学作家协会秘书长陈凌感到棘手的是,科普书籍的出版缺少一支好的创作队伍,而现在大多数流行书籍都是进口的。书籍让孩子从教育,心理学,艺术,儿童的年龄,阅读习惯,地理特征等方面考虑更多,特别是科学书籍,需要创作者考虑,只有人才投入需要大量的资金,科学书籍往往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来打磨,很难得到直接的好处。

  上海译文出版社编辑丁立杰,作者黄伟,没有启动资金就开始编写“地球孩子的天气预报书”,所有加入这个团队的人都是依靠自己的兴趣,认识到本书的出版意义丁立杰说:我觉得我们遇到的困难在原作中是无处不在的。

  除了资金短缺之外,丁丽杰认为科学本身就比较难或科普:孩子们的科学最难的是复杂的简单,流行和乐趣的真相。既然这本书是一本图画书,插图的科学性也是全书共有400多幅插图,但申力画了1000多幅手绘作品,画错的地方将会重演。

  无论是资金还是创造性的人员配置,这些问题都很难解决,也很复杂。有关部门在颁布限制奖励方面试图给予原创空间,希望能够支持和引领原有的发展。几年下来,我认为效果并不明显。陈玲坦言。

  而且,无论是成人科学书籍还是儿童科学书籍,出版商都主要考虑购买城市中产阶级以上的人群和家庭,因为他们有一定的购买力,但陈玲清楚地知道,远离一线城市,需要手机和电脑需要书籍,一些科学家给了我评论,我们做杂志和其他城市化太城市化,远离普通人,应该为他们做更多的事情,我也是思考这些问题,陈玲说。

  让教科书成为最好的科学书籍

  吴宝钧认为,孩子们的科学思想并不那么复杂,实际上,教科书是最好的科学书籍,九年义务教育也可以让孩子和青少年获得所需要的知识,只要他们是有条件的,他感到无奈的是,近年来教育改革和教材的重新修订似乎没有对传授科普知识起到积极的作用,前一段时间在一个物理学论坛上,我听到一位物理学教授提到,因为高中应该掌握的一些基本概念进行了选修,导致大学一年级的教授需要为学生补充高中课程。

  更令人担忧的是,教材中的科学内容不多,而且科学上也有一些缺陷。主要从事月球和行星科学研究的国家天文观测中心科学传播中心主任郑永春在中国儿童教科书上看到一篇题为“月球之谜”的文章, “月亮之谜”中提到的细菌洒在从月球上带回的尘埃中,细菌全部死亡,这些尘埃是否有杀死它的能力?看看植物试验的结果:种植玉米在月球尘土和土壤中没有明显的区别。但是,一旦藻类进入月球上的灰尘,藻类特别是新鲜的绿色生长。郑永春说:月球尘埃不能有杀菌作用,只有过氧化氢,紫外线等都可以杀菌。月壤中没有有机物,不能使藻类生长得特别鲜绿。月尘是非常珍贵的,从未被用来种植玉米。

  人民教育出版社积极联系并正在接近修订的教材,并表示今后将加强与科研人员的合作。郑永春说,在国外,理科教科书一般都有博士学位,副教授或者更多的研究人员进行准备工作,由负责审查教学可行性的中小学教师负责,但在我国缺乏对教育和科学都有认识的科学教育工作者,写给研究生,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有必要让科学家深入参与教材编写过程,郑永春说。

  钟永春认为,除了解决教材中的科学问题外,还应该纠正一种常见的科学误解:人们认为科学普及科学知识。实际上,科学精神,科学思维和科学方法是科学的最重要的内容,特别是对于青少年科学的设计实验,观察和记录实验现象,分析数据和形成结论等,都需要小范围的训练和科学的启发。

  “中国科技报”(2017-06-02第一版新闻)

关键词: 社会科学